青柠开放曼珠沙华

all农玩家,偏爱坤农

【道歉信】

对不起大家,玫瑰茶香暂时停更,非常抱歉。(。•́︿•̀。)

【坤农】玫瑰茶香



“你们好吵耶。”陈立农慢慢的坐起身,突然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,睁开迷蒙的睡眼,发现了眼前放大的美颜,“早上好,农农。”蔡徐坤发现自己的小孩脸瞬间变得通红,『好可爱!』“早…早上好,坤坤。”

〔我们最接近的时候,我跟他的距离只有0.01公分。〕

“你怎么这么可爱,农农。”蔡徐坤伸手在陈立农脸上捏了一下,“讨厌,很痛耶。”陈立农撇了撇嘴,但是耳根早已通红,“咳咳,你们注意一下,我还在这里。”林彦俊实在是感觉吃狗粮吃得有点饱,出声制止了二人。

“怎么,羡慕?”蔡徐坤从床上下来,拿起了陈立农的练习服,“去换衣服吧。”将练习服理好后递给了陈立农,陈立农害羞的接过衣服躲进了厕所,“你这双标有点严重吧。”林彦俊坐在椅子上撕着小面包的包装,不满的说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双标?”蔡徐坤拿了林彦俊的小面包,独自吃了起来,“我的小面包没了……”林彦俊瞬间懵了,『发生了什么!』“你这面包不是很好吃。”蔡徐坤看着林彦俊吃瘪的样子,感觉小面包都好吃了。

“我要诅咒你,吃我小面包的人,都会被面包噎死!”林彦俊幽怨的看着蔡徐坤,拿着剩下的小面包离开了宿舍,“咳咳咳!”蔡徐坤突然咳嗽起来,『不会真的有诅咒吧!』“坤坤,怎么了?”陈立农刚从厕所出来,就看见了在咳嗽的蔡徐坤。

“喝水。”所以,他立马接了杯水给给蔡徐坤,温润的水顺着喉咙流下,这才缓解了一点点,“没什么,林彦俊的小面包噎着我了。”蔡徐坤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和小面包,揉了揉自己的喉咙,“坤坤,我觉得彦俊的小面包,以后你还是少吃点吧。”陈立农收拾了杯子,将面包扔进了垃圾桶。

“嗯,好。”蔡徐坤应了下来,看着陈立农收拾被褥的身影,露出了一抹微笑,“蔡徐坤!你怎么在这里?”Justin正好路过,看见在陈立农宿舍里笑着的蔡徐坤,“他怎么不在这里,昨天许凯皓来我们房间就是他赶的。”

小鬼和朱星杰从对面出来,对于Justin的疑问表示不用太激动。“我的天!丞丞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?”Justin激动的拉着范丞丞的手,“错过了一起睡觉的晚上,他们都睡了……”范丞丞撅着嘴在一旁,『不开心,不开心。』

“你想什么啊?”Justin看着范丞丞,就差在范丞丞身上标上zz二字了,“好了,马上集合了,都散了散了。”在一旁的朱星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拉着一伙人先走了。“他们怎么……”陈立农呆呆的看着门口一伙人闹闹腾腾的离开了,满脸疑惑。

“没什么,早上起来可能有点状态不对,我回去换衣服,你等下和许凯皓一起去公布厅。”蔡徐坤摸了摸陈立农的头,叮嘱了几句,“嗯,好,你要赶紧哦。”陈立农看着蔡徐坤离开宿舍,直到影子都消失了。

“农农,别看了。”许凯皓从厕所出来,看见陈立农依旧楞楞的站在门口,“我没有在看。”陈立农红着脸,看着自己的脚,“唉,走吧!”许浩凯拍了拍陈立农的肩,二人一起离开了宿舍。

“坤坤,你还记得要回来啊,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回来了。”周锐坐在椅子上,眼神无比幽怨,“昨天晚上周锐一直在拉着我们将大厂cp,还好你不在。”秦子墨抱着咸鱼玩偶,打着哈欠说。

“你们没吵到昊昊吧,他还小,要长身体的。”蔡徐坤在厕所一边换衣服,一边跟舍友聊天,“怎么可能,就昊昊最兴奋。”“没有。”钱正昊看了一眼黑眼圈的秦子墨,连忙回答。

“那就好,走吧。”蔡徐坤将睡衣理好放在床上,和周锐他们一起离开了房间。

“快下来了!”
“怎么办好激动。”
“淡定。”
“为什么我要陪着你们这些xxj。”

Justin激动的趴在墙角,范丞丞紧随其后,小鬼和朱星杰无语扶额,他们都在注视着从楼梯上下来的那个人…………





江郎才尽 o(╥﹏╥)o

【坤农】玫瑰茶香



“坤坤,你要睡在我们宿舍?”刚刚从害羞状态反应过来的陈立农疑惑的看着蔡徐坤。“嗯,陪你。”蔡徐坤看着陈立农,又摸了摸他的头,“那我收拾一下林浩楷的床,他的床离开的时候整理的很干净,你睡在上面不会过敏的。”

陈立农立即行动起来,开始收拾林浩楷的床。“不用。”蔡徐坤拦下陈立农,“啊?”陈立农没有明白,“我跟你一起睡。”蔡徐坤拉着陈立农的手,“你先去洗澡吧,我去拿睡衣。”蔡徐坤说完就离开了房间,留下陈立农一个人,『坤坤哥要跟我睡!!』陈立农刚刚变回正常的脸又变得通红。

“坤坤你今天不在这里休息?”周锐看着拿着自己睡衣就走的蔡徐坤,“哎,他要去陪他的小男盆友,那里会跟我们几个一起。”刚刚在路上目睹陈立农与蔡徐坤牵手一起走的秦子墨酸酸的说。

“我的天!我错过了什么?”周锐听着秦子墨说刚刚发生的事,脸上满是震惊,“你错过的还少吗?”钱正昊从厕所出来,幽幽的说了一句,蔡徐坤关上了寝室的门,将舍友吵闹声隔绝开来。

“哗哗”蔡徐坤开了寝室的门,就听见厕所传来的水声,蔡徐坤将睡衣搭在椅子上,看着房间的布景,桌上有一张照片,照片里有农农和另一个人,兴许是曝光不好的原因,那个人的头部是一片空白,“这个人,莫不是……”

蔡徐坤拿起了照片,对比了照片中两人的身材和交握着的双手,『是陈立信!』心里一震,他呆呆的看着照片,“啪嗒”厕所的门打开了,“坤坤哥,你来了啊。”陈立农刚打开门就看见蔡徐坤在房间里。

“嗯。”蔡徐坤应了一下,“农农,这个和你拍照的人是谁?”蔡徐坤将照片伸向陈立农,陈立农接过了照片,“啊,这个人是……”陈立农犹豫的抓了抓头,『到底要不要跟坤坤哥说。』

看着小孩犹豫的表情,“不想说也可以。”蔡徐坤拍了拍小孩的肩走进了厕所,“完蛋Ne,坤坤哥会不会认为我喜欢别人,会不会不喜欢我……”陈立农慌张的拿着照片,坐在椅子上失神。

『就算是我发现了也不跟我说吗?立信在你心里的地位是不是很高?我是不是不应该这样靠近你?』蔡徐坤淋着浴,脑子里却一直想着小孩刚刚犹豫的神情。

快速的洗完澡,他穿好衣服却犹豫要不要回自己的宿舍,想着小孩会不会不愿意跟自己接触,抓了抓头,还是打开了门,“坤坤。”刚打开门,就看到小孩一脸坚决的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“我决定了,我还是告诉你吧。”

说完,小孩就神神秘秘的去拉了窗帘,锁了门。蔡徐坤想了想,坐到了陈立农的床上,“坤坤,我跟你说你不能告诉别人哦。”陈立农抓着蔡徐坤的手,整个人都神神秘秘的。

“嗯,你说。”蔡徐坤回握着陈立农的手,“我…其实有一个双胞胎哥哥,他叫立信,陈立信,这张照片,是我们在来大厂前几天的时候拍的,照片是自己洗的,所以糊了一片。”蔡徐坤静静的听陈立农讲完。

“那你跟你哥哥的感情一定很好吧。”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的眼睛,口气略显激动的问,“嗯,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,一直以来,如果没有哥哥,我早就……”陈立农讲着讲着忽然闭上了嘴。

“早就怎么了?”蔡徐坤看着小孩忽然抽手捂着自己的嘴巴,『陈立农,你究竟还藏着什么秘密,只能留在你和立信心里吗?』“没什么,坤坤哥,太晚了,明天还要去位置公布厅听排名,休息不好的话,拍出来的效果会很不好。”

说完陈立农拉起了被子,两个人就平平的躺着,各自心里想着不同的事。『对不起,坤坤哥,有些事知道了不好。』『农农,你和那个男人究竟还有多少秘密,连我都不能知道吗?』

一夜无话

蔡徐坤一醒来,就发现身上挂了一个人,陈立农向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,“农农,起来了!”蔡徐坤拍了拍身上的小孩,可是怎么也叫不醒,蔡徐坤将陈立农扒拉下来,拉好了被子,“叩叩叩!”

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“等一下。”蔡徐坤应了一声,下床去开门,“诶,怎么是你?”林彦俊看了看眼前穿着睡衣的蔡徐坤,眼睛里的瞳孔都因为震惊而放大。

“怎么不是我。”蔡徐坤抱着手靠在门框上,看着眼前的人,身上穿着的训练服上贴着“尤长靖”三个字,“看什么看,你羡慕啊!”林彦俊用手挡了挡露出来的肚子。

“羡慕你穿不合身的衣服吗?大冬天露胳膊露腿不冷吗?”蔡徐坤跟林彦俊两人争辩,一股火药味弥漫开来,“蔡徐坤,林彦俊,能不能让让,我要进去补觉。”许凯皓疲惫的声音响起。

天知道昨天晚上他在小鬼房间里度过了怎样的一晚,他刚来房间的时候,小鬼和朱星杰安排好他之后就睡觉了,但是,十一点多的时候,上铺的二人开始放Hip-hop的歌曲,闹闹腾腾了一晚上。

“噗哈哈,许凯皓你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。”林彦俊看了眼抱着枕头被子的许凯皓,笑出了声,“好了好了,进来吧,等下整栋楼都要被我们吵醒了。”蔡徐坤转身离开门边。

林彦俊一进去就拿起衣服冲进了厕所,许凯皓也立马趴在床上睡觉,“农农,起床了。”蔡徐坤拍了拍陈立农的脸蛋,“不要啦。”陈立农晃了晃头,翻了个身继续睡觉。

“你叫不醒农农的,放弃吧。”林彦俊换好了衣服,看着蔡徐坤伏在床上叫陈立农的背影暗讽道,可是,陈立农却渐渐的爬了起来,这脸打的也是……




未成年不能搞!
未成年不能搞!
未成年不能搞!


【坤农】玫瑰茶香



“我真没用……”陈立农蹲在天台的角落,双手抱腿,大颗大颗的泪珠不停的往下掉, “农农!”蔡徐坤推开了天台的门,他紧张的四处望着,发现了角落里的陈立农……

他慢慢的走近陈立农,陈立农也感觉到附近传来的脚步声,抬起头对上了蔡徐坤紧张的眼神,“坤坤哥……”陈立农慌忙的擦了擦眼泪,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留下。

“为排名的事伤心吗?”蔡徐坤在陈立农面前蹲下,伸出手摸了摸陈立农的头,轻轻用拇指抚去小孩眼角的泪珠,“嗯……”小孩呜咽着,红着的下垂眼,让蔡徐坤想起了公园的兔子。

“农农,这只是公演票数,厂外还有很多农农的粉丝在帮你投票啊。”

“可是,前几天录粉丝信件那一part…我…只有一封信可以读……而且,导演录…打电话的时候…手机上全部是关于我的黑料…可是坤坤哥…我没有做过…没有做过那些事。”

被安慰的小孩仿佛找到了情感的发泄处,不停的说着这些天来的委屈,“农农……”蔡徐坤找不到任何话语去安慰,他将小孩一把拉起,看着他的眼睛,小孩也被蔡徐坤的动作吓到了,“坤坤哥……”“想哭就哭吧,哭玩要振作起来呢。”蔡徐坤将小孩抱在怀里。

陈立农像是被蔡徐坤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,呆呆的楞了几秒,才在蔡徐坤怀里哭了起来,互相相拥的背影在星星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甜蜜。

“看来你先了一步啊。”另一个角落里,陈立信失落的拿着草莓奶茶,从放在大厂的眼线那里知道弟弟的情况之后,他直接放弃了这一次任务来到大厂,奈何还是晚了一步。

“头领,43号导师让你回去……”放在大厂的眼线看见陈立信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语,顺着他的目光,他看见了陈立农和蔡徐坤相拥的画面,“头领,那是……”他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,要是放在组织里,抱着立农的人肯定已经没有呼吸了。

陈立信扬了扬手,示意他闭嘴,“走吧。”陈立信离开了天台,手上的草莓奶茶被丢在一边,“还有,今天的事,我不想在组织里听到。”陈立信双手握了握拳。『姓蔡的,这次是你赢了,但是,没有下一次了』

“好点了吗?”蔡徐坤的手轻拍着陈立农的后背,“嗯,谢谢。”陈立农抬起头,突然间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瞬间脸红到了耳尖,“真可爱。”蔡徐坤松开了陈立农,又趁机摸了摸他的头。

“不要啦,人家明明是men帅有型的人诶。”陈立农红着脸,反驳着蔡徐坤的话,“可是农农就是可爱啊,我喜欢的那种可爱啊。”蔡徐坤拉住了陈立农的手,很认真的说。

“……”陈立农的大脑彻底死机了,『坤坤哥说我是他喜欢的那种可爱,是不是说他喜欢我……』“农农?”蔡徐坤看着眼前呆愣的小孩,陈立农的脸红的堪比苹果了,蔡徐坤微微一笑,拉着小孩的手回到小孩的宿舍。一路上,这一举动着实吓到了不少练习生。

另一边,尤长靖宿舍里——

“尤长靖,你下一次再和别的Alpha说话试试。”林彦俊刚刚才将尤长靖抱回来,一路上还得防止他走光,“可是,刚刚是蔡徐坤找我说话,而且你不来说一堆大道理,我的衣服会烂吗?”尤长靖感觉委屈,生气的反驳,拿起自己的衣服走向厕所。

“你去厕所换?”林彦俊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包子,“不然呢?”尤长靖拉着厕所的门,却发现拉不开,门被从里面反锁了,“那个,长靖,我在上厕所。”陆定昊的声音幽幽传来,“陆定昊!”

尤长靖生气的坐回床上,“林彦俊你转过去,我…换衣服。”尤长靖指着林彦俊,要他面壁。“为什么,我还不能看自己的omega?”林彦俊嘴上说着,身体却转了过去。

『这么听话?』尤长靖对于林彦俊的爽快感到疑惑,但是依旧换起衣服来,他才刚刚脱完,就发现了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,“啊!林彦俊你混蛋!”尤长靖刚抬头,就发现林彦俊已经转过来了。

而且他的眼神还带着一丝玩味,“尤长靖,你长胖了啊。”“你才胖,这是角度问题!”尤长靖生气的拿起手边的枕头砸了过去,“别生气啊,我帮你做做运动就好了。”说完,林彦俊就慢慢向尤长靖靠近……

厕所里,陆定昊苦恼的蹲着,“我要不要出去?算了算了,这么浓的信息素味,我出去就会被拐敲死的。”于是,陆定昊硬生生蹲了一个多小时。

陈立农宿舍——

“农农,你回来了!”听到敲门声的许凯皓打开门,却发现蔡徐坤牵着陈立农的手走进来,而陈立农满脸通红,“呃,这是……”许凯皓看不懂了,“你先别问,我问你啊,林彦俊在哪里?”

蔡徐坤笑着看许凯皓,看得许凯皓心里发毛,“他估计今晚不会回来了,他现在在尤长靖那里。”许凯皓想了想回来时尤长靖宿舍那浓浓的面包味和西柚味,心里猜到了大半。

“那好,你去和小鬼他们睡吧,我今晚在这里陪农农。”蔡徐坤拉着陈立农坐下,看着许凯皓的眼神带着一丝命令,“可是这里有多余的床……”许凯皓刚要争辩,却发现蔡徐坤的眼神越来越冷。

“我拿下枕头被子就走。”『吓死了,还是赶紧换地方吧。』许凯皓飞快的拿起枕头杯子,冲出了宿舍。

【坤农】玫瑰茶香



“好了,大家都到齐了吗?”张艺兴的声音在偌大的公布厅里回响,“都来了,PD。”蔡徐坤应下了PD的话,PD风尘仆仆,眼角满是疲惫,“咳,我有个问题现在想问问大家,你们知道偶像练习生为什么要采取淘汰制吗?”看着眼前单纯的练习生们,不能想象听到真相的他们究竟会怎样。

“不是因为最后要选九个人出道吗?”
“对啊,还有什么?”
“其实我一直想知道淘汰掉的40个人在做什么?”
“对啊,说好写信过来也没写。”
“这么说来是有点奇怪。”

练习生们交谈间,貌似发现了什么问题,“看来有人发现了,不错,很聪明。”张艺兴看着眼前的练习生,继续说道:“淘汰制度不仅仅是为了选出最后出道的九人,同时,也是为了在一批批淘汰的练习生中进行测试,将那些天赋没有在大厂表现出来的人筛出,至于没有实力的人,将会失去在大厂的记忆,同时,连练习生时期的记忆也会一并消除。”

“什么!”
“怎么会……”
“所以说林浩楷他们都已经……”
“不行,我要去退赛……”

“你们都是公司送来的练习生,从节目开拍的那一刻开始,你们就没有退路了。”张艺兴也很无奈,可是他却无能为力,他知道节目是为了…但是,对于这群单纯的孩子,还是太残酷了。“那…艺兴PD,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不知是哪里传来的声音,“你说。”

“已经淘汰的40个人,他们有留下的吗?”闹哄哄的大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,大家都想知道,那40个同伴是否已经…“对不起各位,我昨天外出就是去拿测试结果,可惜的是,40个人全部失败了。”张艺兴十分失落的说出了结果,其实,在那句对不起出来之后,大家已经猜到了大半。

“怎么会…”练习生们都震惊的站着,渐渐的,泪水沾湿了眼眶,大家相互安慰着对方,但是,一旦想到昔日勾肩搭背的兄弟,记忆中已经没有了他们,心中满是失落。“好了,大家要赶紧调整状态,晚上还有公演,争取得到票数,留下来吧。”张艺兴转身离开,将时间留给各位练习生。

蔡徐坤下意识的看向陈立农,他想到淘汰的40个人里有一个他的室友,相互之间感情一定很好吧,可是眼前的陈立农只是呆呆的苦笑,“农农,你没事吧?”蔡徐坤伸手在陈立农眼前挥了挥,“坤坤哥,我…还好,我先回去练习了。”陈立农看着眼前皱着眉关心自己的样子,突然害起了羞。

“农农,还真是可爱啊…”蔡徐坤嘀咕了一句,发现周围的大家都已经调整好心态,就说:“好了,大家一起加油吧,越努力,越幸运!”“越努力,越幸运!”大家应和着蔡徐坤,既然不想忘记,就努力寻找自己的天赋吧。

《我怀念的》练习室——

“农农,你这么早就过来了吗?”尤长靖打开门,就看见陈立农已经在练习室里唱歌了“我想留下来,长靖。”陈立农看着尤长靖,他知道尤长靖的唱功一直是偶练的一把手,“是为了蔡徐坤吗?”尤长靖走到陈立农身边,“你不说我也猜得到,唉,去练歌房吧,我教你。”

“你想象自己是这个人,有一天,有个人给你打电话然后你……”尤长靖仔细的跟陈立农讲解歌曲的剧情,可是看着陈立农呆呆的表情,“长靖,我想象不出来啦。”“算了,我们来演一下吧。”

“长靖,有个人打电话叫我离开你,是个Alpha。”陈立农震惊的走过来说,“可是我已经有Alpha了……”尤长靖下意识说了出来,“……”陈立农默,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剪掉剪掉,这次我来。”尤长靖意识到了自己正在演戏,尴尬的说着。

“农农,有个Alpha叫我跟你分手,这是怎么回事?”尤长靖气冲冲的过来,“你为什么不说话!为什么不说话!”尤长靖摇着陈立农,“噗哈哈…”两人同时因为自己演的戏感到好笑,“叩叩叩”敲门声响起。

“农农,长靖,你们好了没,要去彩排了。”李权哲的声音响起,两人收拾了一下歌词,走出了房间,“诶,韩沐伯呢?”陈立农看着门口,发现只有李权哲一个人,“我在这里。”楼下抱着大提琴的韩沐伯艰难的朝他们招了招手,“你们快点下来,我年纪大了,快要累死了。”

几个人相视一笑,“噗哈哈……”欢乐的笑声在练习楼回荡……

“我问为什么,那个人传简讯给我,而你为什么……”歌声在舞台上响起,“尤长靖!”“韩沐伯!”“李权哲!”“陈立农!”粉丝的应援声在舞台下响起,良好的反响让大家让位我怀念的这首歌收到了大家的喜爱。

“这一次的表演绝对票数高。”李权哲兴奋的在后台说,“大提琴都上了,怎么可能不好。”韩沐伯也十分兴奋,“《我怀念的》组去结果公布区。”导演的声音在后台响起,四个开心的男生兴奋的跑向结果公布区。

但是……

“农农第四,怎么可能?”
“农农……”
“农农,你没事吧?”

同伴关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陈立农微笑的对着大家说,“我没事啦,我们组的人都很强,所以我第四也没什么。”陈立农挤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,为了让他们相信,小孩开心的祝贺了其他队友,但是,在休息室里,独自坐在角落,关于公演的成绩依旧刺激着小孩。

“好了,现在来公布vocal组的票数排名。”李荣浩老师在台上说着,陈立农顺着老师的报队,看到了自己的排名,不断的往下掉,掉到了30多名,小孩伤心的低下了头。“农农,别哭。”尤长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小孩低下的头碰到了他,他才想起陈立农现在心情不好。“嗯。”小孩擦了擦眼睛,悄悄的站到了队尾

“现在我来公布rap组的排名。”张PD的声音响起,陈立农微微抬了抬头,看见了名列前茅的蔡徐坤,“我好像追不上哥哥了…”陈立农的眼泪慢慢的滑落。蔡徐坤看了一眼自己的排名,然后发现总排名榜上前二十没有陈立农。“怎么回事?他现在不会在……”

蔡徐坤下意识的看向vocal组的方向,小孩低着头,蔡徐坤正欲离队,Justin拉住了他,“你干嘛?还有一会儿才解散,等一等。”Justin顺着蔡徐坤的目光,看见了陈立农,想着这时的蔡徐坤肯定是着急了,但是摄影机还在录,便出手拉住了他。

“好,现在时间交给你们。”张艺兴说完便和几位导师离开了,Justin也松开了蔡徐坤的衣服,蔡徐坤快步向《我怀念的》组走去,略带蹒跚的步履表现出了他内心的紧张,可是,他却没有看见小孩。

“尤长靖。”蔡徐坤转向一旁的尤长靖,“陈立农呢?”他激动的拽着尤长靖的衣服,“他现在有点伤心,你要找他干嘛?”尤长靖甩了甩蔡徐坤抓着的袖子,可是蔡徐坤依旧不放手,“蔡徐坤,你想干什么?”

林彦俊刚刚和Jeffrey他们聊完天准备来找尤长靖,却看见了这样一幕,“他是我的omega,放开你的手。”林彦俊一把揽过尤长靖,扳着蔡徐坤的手,“刺啦”衣服布料撕裂的声音,“你们两个都够了,我衣服都扯烂了,而且你们身上信息素好浓,我受不了。”

尤长靖想推开二人,奈何自己是omega,推不开两个Alpha,林彦俊脱下自己的外套,围在尤长靖身上,遮住自己omega露出来的肚子,“蔡徐坤,你究竟想干什么!”林彦俊怒气冲冲的看着蔡徐坤,“等下,彦俊,蔡徐坤只是想知道农农去哪里了,蔡徐坤,农农应该是在天台,他不开心就会去那里。”

蔡徐坤急匆匆的跑开了,林彦俊捡起地上的碎布,将尤长靖打横抱起,也离开了这里。






下一篇感情篇写不出来(。•ˇ‸ˇ•。)

【坤农】玫瑰茶香



走廊拐角处——

『蔡徐坤啊,明知道那个小孩和他哥哥的情意远高于自己和小孩的情意啊,为什么就是不能放弃呢?你这是徒寻烦恼。』蔡徐坤靠在墙角双手无力的垂着,他不知道小孩是否喜欢自己,但是他知道自己和小孩之间从来没有那样的氛围。

“我记得坤坤好像在这边。”Justin的声音在一旁响起,“找到啦,在这里。”范丞丞看到了拐角处的蔡徐坤,将他一把拉了起来,此时蔡徐坤已经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,“坤哥,问你个问题。”

Justin看着眼前露出招牌微笑的蔡徐坤说道。“什么问题。”蔡徐坤看着Justin眼底的精光,双手不安的在背后交绕着,“你是不是,喜欢农农?”已经注意到蔡徐坤小动作的Justin和范丞丞相视一笑,“我……”蔡徐坤略显窘迫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,“呼。”他长舒了一口气,“还是告诉你们吧,反正不说你们也会烦着我,的确是,我喜欢农农。”

“哇~”范丞丞发出了一声惊叫,“你小点声。”Justin捂着范丞丞的嘴,“我就是有点激动,激动,而已。”“又不是喜欢你,你激动什么?”Justin无语的看了一眼无比xxj的范丞丞,转身对蔡徐坤说:“坤坤,我们帮你要不要?”“不用了,你们还是……”

看着眼前两个未成年,回想之前他们做过的不靠谱的事,连忙推辞,“没关系没关系,这个我们很在行的。”Justin和范丞丞依旧不依不饶的缠着蔡徐坤,“很在行什么?”珍珠糖的味道飘过来,“我说你们两个到哪里去玩了,原来在这里偷懒,还不快去练习。”朱正廷的声音令在场的两个xxj浑身一颤。

“正廷哥,我们这是在……”〔一番解释过后〕,“什么?”朱正廷同样震惊的喊了出来,看着眼前震惊的朱正廷,Justin瞬间觉得范丞丞刚刚真的是太矜持了,“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啦,你们在说森么?”陈立农的声音在这时响起。

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范丞丞略显尴尬的看着陈立农,“我们在聊公演的事,农农你要是没说的话我们先走了,再见哈!”Justin朝着陈立农的方向挥了挥手,拉着蔡徐坤和范丞丞另外推了一下朱正廷,慌忙的离开了走廊,“奇怪了,他们不是表演不同的歌吗?”陈立农疑惑的抓了抓头。

“农农,我们回来了。”许凯皓看见了在走廊上的陈立农大声喊道,林彦俊配合的摇了摇手中的购物袋,“算了,我还是去吃饭吧。”说完便向他们二人的方向走去。

由于是早餐时间,所以他们躲进的练习室里空无一人,连摄影机都还没有开。
“让我帮你让我帮你!”朱正廷激动的拽着蔡徐坤的手,其余两人也是激动的神情。“唉,怕了你们了,你们先说说你们的方法吧。”蔡徐坤无奈的扶额,做出了让步。

“我觉得追一个omega,最重要的是了解他喜欢的东西,投其所好。”朱正廷看了眼坐在地板上的蔡徐坤说道,“我知道他喜欢什么啊,草莓牛奶和巧克力。”蔡徐坤看了看朱正廷,本以为他会出点好主意,可是他知道的自己也想到了。

“坤坤你可以邀请农农去做一些浪漫的事,比如看电影。”范丞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,“你以为我没想到吗?你可以试试怎么从大厂溜出去,还不会受罚。”对于范丞丞的意见,蔡徐坤是真的无语了。

“Justin你的意见会靠谱点吧。”蔡徐坤看着素来以精明出名的Justin,“那当然,我认为你应该从现在开始,粘着陈立农,吃饭、练习、甚至是我们闲聊的时候,渐渐的让他适应你的照顾,依赖上你。”Justin看着大家对他的意见从开始的怀疑到最后的赞叹,嘚瑟的摇了摇头。

“可以,我觉得Justin的意见很靠谱,就这样决定了。”蔡徐坤站起身,理了理衣服的褶皱,向门口走去。“等等,你不要这么着急,等下正好张PD回来,他有事情要说,那个时候再开始吧。”Justin抓住了急匆匆的蔡徐坤,劝说道。

“什么时候?”蔡徐坤转回了身,“啊?”范丞丞有点发楞,“我说什么时候PD到这里。“快了,现在我们就可以去公布厅等他。”朱正廷看了一眼蔡徐坤,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,“那我们去吧。”

“林彦俊,为什么都是小面包?”陈立农撅着嘴不满的看着眼前不停的往外拿小面包的林彦俊,“这个很好吃,小孩子不能挑食。”说完林彦俊撕开了一包,心满意足的吃起来,“放心,我们给你带了粥,小面包买的多是因为林彦俊的库存快没了。”许凯皓看了眼开心的林彦俊,将小米粥拿了出来。

“好吧。”陈立农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粥,“我记得我们寝室里没有草莓牛奶啊,这个包装是哪里来的?”林彦俊拿起桌上的草莓牛奶,看着陈立农,“那是坤坤和Justin他们拿来的,很好喝。”看着草莓牛奶的盒子,陈立农想起蔡徐坤给他牛奶时貌似有点害羞什么的,『坤坤哥会不会,喜欢我。』

想到这里,陈立农感觉连眼前的小米粥都突然变得好喝起来,“蔡徐坤拿给你的?可是全时里没有这种草莓牛奶卖…“”什么?”陈立农听见林彦俊在嘀咕着什么,疑惑的问着,“没有,好了你快点吃,PD回来了找我们大家有事。”林彦俊拍了下陈立农的头,将牛奶盒子丢进垃圾桶里。

“哦,PD这么快就从国外回来了?”陈立农大口的喝着粥,碗底已经隐约可见,“对。”林彦俊只回答了一个字就去换练习服了。“嗝”打了一个饱嗝,陈立农将桌上的一次性塑料盒丢进了垃圾桶里,“吃完了?那我们就走吧。”

【玫瑰茶香】番外——我要保护你到永远①

〔信农〕

2000年10月3日,妈妈说那是一个冷空气来得格外早的秋天,到处都是令人绝望的感觉。

我和弟弟就出生在那一天,在一个偏僻的医院里,没有玩伴,只有窗外一棵枯死的老树,我的世界是黯淡的。

3岁时,父亲受伤离开了我们,母亲在绝望中将我们送入了一个黑暗的地方。

“赶紧起来训练!”
“臭小鬼,又在这里偷懒。”
……

这是一个神秘的组织,是父亲生前工作的地方,那时我和弟弟才4岁,每天都承受着高强度的同大人一般的训练,我和弟弟身上的伤痕累累,我不理解为什么妈妈要这样对我们,终于,我下定决心要逃离这里,但是……

“快点弟弟,我们要被发现了。”陈立信拉着陈立农的手冲向东边的悬崖,那里是他几天来发现最安全的逃离地,“哥哥,我真的跑不动了。”陈立农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脚上的步伐越来越沉重。

“你们想去哪里?”令人恐惧的声音从悬崖边响起,“4…43号…导师”陈立信的颤抖的说出了眼前人的身份,“怎么了?想逃?”43号导师,是专门负责训练信农兄弟两人的训练师,“没…我只是……”陈立信紧紧的拽着弟弟的手,面对43号导师,他想不到任何办法逃脱。

“导师…是我要哥哥带我来看一下这里的星星。”陈立农将哥哥护在身后,“看星星?你们觉得我会相信吗?”43号导师渐渐逼近,将兄弟两人拎起,“回去领罚。”43号导师的命令就像短头刀,决定了他们未来更加悲惨的命运。

“打!”一声声鞭声在耳边绽开,陈立信小小的身体上便瞬间布满了伤痕,“下一个,陈立农。”“不要!”陈立信出口制止了执法人员,“我替他,他还小。”忍着巨大的苦楚,他揽过了属于弟弟的惩罚。

陈立农看到哥哥时,陈立信已经昏迷,“哥…你快起来啊,哥…”他在哥哥的床前哭泣着,但是,陈立信没有一句回答。

十天后,陈立信才醒来。看着身边坐着的昏昏欲睡的弟弟,他将外套盖在弟弟身上,艰难的下了床,“嘶,好痛。”倒吸了一口凉气,又跌坐会床上,动静惊醒了正在睡觉的人儿,“哥哥,你……你终于醒过来了!”陈立农激动的站起身,来到陈立信跟前。

“哥…我好怕,怕你再也醒不来了。”看着抱着自己哭泣的小孩,陈立信嘴角微微上扬,“你哥我怎么可能有事。”他回抱了一下陈立农,却因为拉扯到了伤口又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哥,很痛对不对,对不起对不起。”小孩愧疚的低下头,“没事,不痛。”陈立信站起身,向前走了几步,“看,刚刚哥哥是逗你的,哥已经好了。”看着小孩疑惑的眼神,他摸了摸小孩的头,拿起床角的衣服向浴室走去,“哥,你要洗澡?会不会不方便啊?”陈立农看着哥哥的动作,上前拉住了陈立信。

“怎么,你想帮忙吗?”陈立信看着陈立农一脸纠结的样子,不禁笑了起来,“好,我帮你。”像是下定了决心,他拿过了陈立信手里的衣服,和陈立信一同进了浴室……


根据统计,点梗福利中标的是《玫瑰茶香》番外篇——信农的过去,明天上文٩(•̤̀ᵕ•̤́๑)ᵒᵏ

【坤农】玫瑰茶香



“还在想着你的心上人啊?”窗口出现了一道影子,“哥,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来找我了,这里是面向大众的节目,你要是被拍到怎么办?”陈立农扶住眼睛上敷着的毛巾,站起身来。

“刚刚还没注意,眼睛又怎么弄到了。”脚步声越来越近,感觉龙井茶的味道在鼻尖萦绕,“哥?”陈立农下意识的将另一只手往前伸,“别乱动,我给你看看眼睛。”陈立信抓住了陈立农不安分的手,拿掉了陈立农眼睛上敷着的毛巾。

“你也真是没用,这么大个人,竟然还因为哭鼻子哭肿了眼睛。”陈立信一边数落着陈立农一边温柔的帮他揉着眼睛,“哥,你很烦耶,能不能不要一直说我。”陈立农装作生气的样子拍开了陈立信的手。

“怎么可能,我的弟弟只能我说啊,这么好的权利,不用可惜了。”陈立信笑了笑,继续帮他揉眼睛,“哥…唉。”陈立农对于自家哥哥的话感到无语,『还是这样,老是欺负我,还没有什么合理的理由。』感觉眼睛在陈立信的按摩下好了一点,也就默许了陈立信的毒舌行为。

“等等,你抓着我,我想起来我有带专门消肿的眼药水,我帮你滴。”陈立信掏了掏衣服口袋,拿出了一个厚圆片型的瓶子,“哦。 ”陈立农乖乖的抓住了哥哥的衣袖,头微微后仰,陈立信托住陈立农的头,另一只手帮他滴着眼药水,“哥…”看着眼前目光专注的哥哥,陈立农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在组织里哭肿眼睛的时候,都是哥哥陪着他,帮着他。

“怎么了,这么大的人可不许撒娇,滴好了,你坐下休息吧。”陈立信将瓶子放在桌子上,笑着说,陈立农听到乖乖的坐下,却忘了自己还紧紧抓着哥哥的衣袖,陈立信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倒了下去,幸亏及时抓住了椅子把,于是这两个人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姿势。

陈立信双手抓着椅子把,一条腿的膝盖几乎要顶到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,头靠在陈立农的颈窝,陈立农则像被陈立信禁锢住了一样,不得动弹,“哥…你能起来吗?”陈立农试探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陈立信抬起头,看着陈立农紧张的脸,笑了一声。

“哥,你还笑!”陈立农生气的别过脸,陈立信识趣的下来,看见陈立农生气的样子,舔了舔嘴唇,说:“这又生气了?生气太多的人容易变老,你看看你是不是比我老一点。”陈立信打趣着陈立农,“没有啦,明明是你更老。”陈立农不开心的撅着嘴,“好了,我要走了,眼药水你留着,别再哭了,男生不能随便就流眼泪。”说完,陈立信便消失在窗口。

而门外是刚刚目睹一切的蔡徐坤,“怎么会…”蔡徐坤始终不敢相信跟陈立信呆在一起的陈立农是那么开心,完全不同于跟自己待在一起的时候,他跟自己待在一起,气氛是压抑的,从来没有那么欢快,而且,刚刚两人的亲密接触,陈立农完全没有排斥陈立信,『我是输了吗?』

脸上是一抹苦笑,他转身正要离开时,打打闹闹的Justin和范丞丞走了过来,“蔡徐坤,你怎么在这里?”范丞丞的声音在走廊回响,“额,我只是刚刚路过…”蔡徐坤尴尬的摸了摸头,笑了笑。

“可是这里的玫瑰味有点浓,而且刚刚明明走廊上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脚步声。”Justin的眼睛闪过一道精明的光,“额,其实我是想给农农送牛奶喝……”蔡徐坤露出了袖间藏着的草莓牛奶,“吱嘎”一道开门声响起,“坤坤哥……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陈立农刚刚就听见了门外嘈杂的声音,刚一开门,就看见了拿着草莓牛奶的蔡徐坤,“农农…呐, 我给你带了草莓牛奶,你喝吗?”说完,也不等陈立农回答,就将牛奶塞到陈立农的手里,然后飞快的逃离了现场。

“诶,蔡徐坤刚刚是害羞了吗?”范丞丞在Justin耳边悄悄的说着,“我看像,你没注意到蔡徐坤在拐角差点摔跤吗?”Justin悄悄的回答了范丞丞,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陈立农走到正在讲悄悄话的两人身边,疑惑的问。

“没什么,就是范丞丞又饿了。”Justin十分仗义的将范丞丞推了出去,“啊?对,我又有点饿了,我们去吃饭了,拜拜。”说完两个人就跑了。“奇怪,他们不是刚刚从食堂方向过来吗?而且食堂也不在他们去的方向啊。”

陈立农摇了摇头,“算了,还是喝坤坤哥送给我的草莓牛奶吧。”开心的看着手里的草莓牛奶陈立农回到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
专属于农农和坤坤的星球——N0810K

超级漂亮的金粉色星球,大家一起去买火箭票吧˚₊*୧⃛(๑⃙⃘⁼̴̀꒳⁼̴́๑⃙⃘)୨⃛*₊